返回首页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上海天牧乳业机械有限公司
联系人:周
手机:13701781760
电话:021-62502969
传真: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畹町路100弄64号
邮编:201104
网址:www.shtmryjx.com
邮箱:alexzhou.sh@163.com
首页 > 技术支持 > 围产期奶牛的生理学和饲喂管理

技术支持

围产期奶牛的生理学和饲喂管理
发布时间:2013-04-05   点击次数:992次

 围产期奶牛的生理学和饲喂管理

(美)J.K.Drackley 

荷斯坦畜牧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王永康译

母牛的转换或围产期被认为是奶牛场获得盈利的zui重要时期(Drackley,1999)。zui近20年来,围产期已成为集中研究的重点,然而减少健康问题的实践管理策略并要同时提高奶产量仍有争议。奶牛场继续在与产犊前后的代谢疾患和感染性疾病的高发生率作斗争。围产期的健康问题,因增加兽医费用、减少奶产量、损害繁殖性能和增加成年前的淘汰和死亡,具有对利润和动物福利的巨大负面影响。

有关围产期的基础生理学,以及减少健康问题和提高奶产量的营养策略已经了解不少(Drackley等,2008)。然而干奶期间和进入泌乳早期的饲喂管理,则是减少健康问题和提高生产性泌乳这两个至关重要的总体领域之一。其他的因素是减少母牛环境的应激原。这虽然不是本文的重点,但减少应激原的管理,如拥挤、饲喂空间不足、不舒适的牛舍和群体之间过多的移群或合群,正显示为围产期是否成功很可能zui重要的决定因素(Cook等,20042007)。当然,围产期的疾病和疾患,与产犊后的负能量平衡的非脂肪酸(NEFA)和ß羧丁酸(BHBA)在血液中浓度的升高,与疾病的增多、奶产量的减少和繁殖力的下降是强相关的(Ospina等,2010)。近20年来,为了改善能量的平衡,许多的重点是强调干奶后期或新产前的能量摄入zui大化。这一方法原先是按照研究指出的特点而制定的,即具有母牛产犊后瘤胃微生物群和瘤胃乳头状突起对产后饲喂的较高营养饲粮的适应,可以减少体脂的动用和脂肪在肝脏的积聚,以及维持血钙的浓度。虽然每一个的这些想法都有道理,而且还基于良好的研究数据或资料。但是较高能量的干奶后期或所谓的预热饲粮,对降低生产性疾病的能力,无论在实验还是田间的经验,都是令人失望的(Drackley等,2008)。目前已经清楚,这一方法除了在产犊前增加能量的摄入外,并不改善母牛产后的能量平衡或过渡的效果。

自上一年代以来,我们的研究小组研究了干奶期间控制能量摄入的作用和潜在的好处。虽然我们起初的报告(Douglas等,2008)曾遭到许多的质疑,但目前这一理念已在世界上广泛应用,且相当成功。本文总结母牛干奶期控制能量摄入的逻辑,并探讨其实际采用的方法。

 

母牛围产期生理的重要方面

母牛产犊后的负能量平衡,主要由干物质采食量(DMI)和由此导致的能量摄入量所驱动,然而与奶产量或奶中的能量分泌很少相关(Zurek等,1995Drackley等,2005)。母牛对负能量平衡的反应,是动用在脂肪组织中储存的甘油三脂作为奶产量和维持需要的能量供应。脂肪分解所释放出的甘油,由肝脏用于糖的生成。脂肪酸则以NEFA释放至血液循环中,并随血流分布至全身组织(Drackley2001)。当NEFA的浓度在泌乳的早期升高,乳腺可有效地收受并将其转换成乳脂。因此,高的乳脂浓度,或者高的乳脂对乳蛋白的比例,往往是母牛患有酮症的有用标志。

肝脏接受着来自心脏三分之一的所有血流量。由此,当血流中NEFA浓度在产犊前后升高时,肝脏是首当其冲的。肝脏成比例收受血液NEFA浓度。在肝脏的细胞内,NEFA可以氧化为二氧化碳(co2),并产生ATP(腺苷三磷酸)作为肝脏的能量需要;NEFA若部分氧化则为酮体BHBA和乙酰乙酸,它们可产生供肝脏需要的ATP和供肌肉和心脏的一种水溶性能量来源;或者NEFA重新转换成甘油三酯。由于反刍动物不能以极低密度脂蛋白质的形式将甘油三酯移除出肝脏(Kleppe等,1998),因而甘油三酯可积聚在肝脏并造成脂肪肝。此外,增加的酮体数量如果严重的话,则可能引起酮症(Drackley等,2001)。

脂肪组织的脂肪分解,主要由副交感神经系统在胰岛素浓度低的情况下所激动或驱动(Mc Namara1991)。副交感神经系统对能量的短缺或慢性的应激原,以较大的活力而反应。虽然应激原和严重的干物质采食量限制在产犊前就可能导致能量的负平衡,但其程度远远低于产犊后所发生的。为了防止与负能量平衡有关的疾病问题,管理和营养的实践应该专注于应激原存在的减少和产犊后负能量平衡的程度和期限,减少产犊前后从脂肪组织中甘油三酯NEFA的动用。例如产犊前母牛用减少NEFA的药物thiazolidinedione治疗或处理,则促使了较大的干物质进食量和平稳的转换(smith等,2009)。因此管理的关键是减少母牛环境的应激原,并提供可以促使稳定和合理能量摄入的产前饲粮。

 

干奶期间的能量摄入控制

如我们在其他地方所提及的,奶牛营养在干奶期和围产期zui简单和zui容易防守的原理,是饲喂满足但不较多超过母牛的需要量(Drackley等,2008)。这一概念在许多方面都不是新的,因为它集中在干奶母牛日粮配制的能量浓度上,而这在许多年以前就有NRC所确立或制定。重新思考这些数据和以前的知识,告诉我们:有关干奶母牛将使我们对于现存在的定义要有一个新的解释,并要研发适合于大型和小型奶牛场现代化奶牛管理实践的使用体系。

我们的研究小组曾调查了在干奶期间控制能量的摄入量,是否可以产生更好的转换成功(Drackley等,2001,2005Dann等,2005,2006Janovick等,20102011)。我们的研究从早期的报告中提出限制母牛需要的营养摄入量是一种对过多饲喂更有利的策略(Kunz等,1985)。我们也相信我们的看法和观察,以及他人的现场经验。我们已经搜集到的数据表明,喂给即使是中等能量的饲粮(1.50-1.60兆卡泌乳净能/千克干物质)的母牛,比在干奶前期和干奶期所需要的更容易摄入多40%-80%的泌乳净能(NEL)(Dan等,2005Douglas等,2006Janovick等,2010)。在这些研究中的母牛,在干奶时都低于3.5的体况评分,并喂以玉米青贮、苜蓿青贮和苜蓿干草为基础的饲粮,以及一些精料补充料。除了在产犊后开始的4-6周期间有乳脂含量的增加以外,我们没有任何额外能量和营养摄入量好处的证据(Janovick等,2010)。更为重要的,我们的资料表明,让母牛多采食能量即使至这一程度,如果它们面临一些限制饲料采食量的应激原或挑战,也可能在围产期内趋向于有更多的健康问题。

我们已经搜集到的数据表明,在干奶期间延长能量的过多采食,可能造成更差的转换或过渡。我们的证据包括了对奶牛生产者来说重要的全动物反应(Whole-animal response,诸如减少的产犊后干物质采食量和缓慢开始或上升的奶产量(Douglas2006Dann等,2006)。我们也指出,过度的饲喂产生了代谢性标志物的负面反应,如产犊后母牛血液中较高的NEFABHBA浓度和肝脏中较多的甘油三脂(Douglas等,2006Janovick等,2011)。从机制的观点,在这方面存在着细胞的(Litherland等,2011)和基因水平反应(Loor等,200520062007)的改变,这都有可能解释许多在母牛水平上的变化。在肝脏中,过多饲喂增加了NEFA的比例,这在脂肪酸氧化降低时,可以再次酯化成甘油三酯(Litherland等,2011)。我们应用互补DNA微阵列和反转PCR技术,显示出在过多饲喂的母牛中,参与甘油三酯形成的基因编码酶是增量调节的,而脂肪酸氧化的基因编码酶则有减少(Loor等,2006)。皮下脂肪组织的微阵列测定,指明在干奶期间的过多饲喂,比较于按需要饲喂的母牛则增加了脂肪生成基因(Janovick等,2009)。zui近期的,我们指明过多饲喂增加了脂肪生成和脂肪分解蛋白质信使RNA的脂肪组织表达(Ji等,2010)。干奶期间能量摄入的控制,也正向影响产犊后嗜中性细胞的功能(Graugnard等,2008),这样有可能导致较好的免疫功能。

我们的数据指明,使干奶母牛摄入比需要更多的能量,即使它们并未有明显的过好体况,但也产生可能是典型的过肥母牛反应。由于母牛采食超过它们所需要的能量,必须以体热散发,或者以脂肪形式贮存。我们推断在某些母牛中,过多的脂肪优先积聚在内部的脂肪组织(大网膜、肠系膜和肾周围)沉积中,比按需要控制能量摄入的高秸秆饲粮饲喂的母牛有较多的脂肪沉积(Nikkhah等,2009)。由某些这种内脏脂肪所释放的NEFA和信号性分子直接地进入肝脏,可能造成脂肪肝、亚临床酮症和其他与肝功能相关的继发问题。人类在不同的部位积聚脂肪的趋向也有差异性,而且内部或中心肥胖是zui大的疾病风险因子。相似的,母牛在内部脂肪的积聚程度上也可能有所差异。我们在干奶母牛研究的机制,发现干奶母牛与那些对肥胖、Ⅱ型糖尿病和胰岛素抗力的人类医学研究相类似。

在美国(Holcomb等,2001)和其他国家(Agenas等,2003Kun2等,1985Rukkwamsuk等,1998)的其他研究小组,在有关母牛干奶期间控制能量摄入的合意性上也达到相似的结论,虽然并非所有的研究都显示出明显的好处(Winkleman等,2008)。我们的研究已经延伸了概念,指出即使在饲喂典型的并认为是安全的干奶期饲粮,过多采食能量也是常见的,而且这可能是一种不利健康的趋向性因子。我们也扩展了限制饲喂中等能量饲粮的想法,或将自由采食高秸秆低能量日粮,作为达到控制能量摄入的简单实用方法。

 

控制干奶期能量摄入的策略

鉴于饲喂母牛使其在干奶期满足但不能较多超过需要量明显的合意性,至少有三种可以达到这一目标的方法。*是饲喂母牛低质量的粗饲料和其他的饲粮组分,用以减少过多能量摄入的可能。这曾是许多奶牛场在几个年代以前的缺失管理的概念,然而风险是饲料组分质量的过多变异,可能导致不一致的营养摄入,日粮可能提供不平衡的营养内含,而且这些饲料也可能污染霉菌或毒素。这不是一种合乎理想的想法和方法,这里不予进一步考虑。

限制饲喂干奶母牛

第二种和较好的方法,是配制一个中等能量浓度(1.5-1.60兆卡泌乳净能/千克干物质)的饲粮,并在干物质数量上限制饲喂。这可满足平均的荷斯坦母牛或小母牛每日14-15兆卡需要量。注意,我们并不提倡限制母牛低于它们的需要量,如我们在某些实验中所做的(Dann等,2005,206Douglas等,2006)。一个采取对需要量限制饲喂的研究,发现过有利的结果(Holcumb等,2001),而更为近期的一个研究显示,在限制饲喂或自由饲喂之间几无差别(Winkleman等,2008)。然而在后者的研究中,母牛数有所限制,而设计用于自由饲喂(过多采食)组中的9头母牛,有3头在产犊时发生健康问题,因而不归入产后数据的评估中。

在概念上,限制饲喂是一种控制能量摄入的可行办法,然而在实践上,它需要高水平的管理才能成功实现。限制饲喂的工作只有在母牛个别舍饲(很少)或有充分饲喂空间的群体饲喂体系中才有可能。饲料必须配送至饲槽空间,使所有的母牛都能采食。该方法的实行需要奶牛生产者像肉牛生产者一样,善于管理好饲槽。目标是配制一个使母牛一天有22-23个小时采食目标干物质采食量的日粮。换言之,干奶母牛应该在下一次饲喂以前不久,就能在一个干净的饲槽上采食。由于在单一干奶母牛栏或干奶后期母牛栏母牛进出的动态变化性质,以及母牛总数的频繁变化,在奶牛场的限制饲喂管理,比在肉牛围栏饲养中更具挑战性。

干奶母牛的高容积低能量饲粮

有可能克服母牛过多采食能量的第三种办法,是配制母牛可以自由采食但不超过它们每日需要量的相对低能量浓度的日粮(1.30-1.38兆卡泌乳净能/千克干物质)。原理是饲喂母牛一种有足量纤维(容积)含量的饲粮,即使母牛能够采食所有它们能够采食的干物质,也仅能满足它们的能量需要。

完成控制能量摄入的目标,需要某些较低能量浓度的饲粮组分结合在含有较高能量组分的饲粮中。如玉米青贮、良好质量的禾本科草、或豆科苜蓿青贮或干草。谷物秸秆特别是小麦秸秆,很适合稀释这些较高能量饲料的能量浓度,尤其是玉米青贮占主要的有效饲草来源时。较低质量的禾本科干草,如果合理加工也可能有所效果,但比秸秆仍然可能有相当较多的能值,这样就不能有效降低能量浓度。

我们了解到还没有比较不同类型秸秆的对比数据,但在那些有多年应用秸秆经验人员中的问卷调查,认为小麦秸秆zui为偏好,大麦秸秆是第二选择,随后是燕麦秸秆。虽然对这些喜好的理由并不完全清楚,但由于小麦秸秆在数量上较为丰富、在质量上通常较为一致,具有粗、脆和中空的茎秆,易于加工,且适口性好,似乎具有合意的瘤胃发酵条件。大麦秸秆则缺乏其中的某些特征。燕麦秸秆较为柔软,因而加工后的均一性不够。此外,燕麦秸秆有较多的能量含量。

至关重要的是,秸秆或其他粗饲料要被采食合意的数量。如果母牛挑出日粮中的秸秆,或其他高容积的组分,那么它们会从其他饲料组分中采食或摄入较多的能量,其结果可能不好。TMR对采用控制能量摄入量的高秸秆饲料显然是的选择。几乎很少有TMR搅拌车能够加工没有预先切碎的大量秸秆,以及没有过度加工其他的饲料组分。秸秆可能预先需要切短至2英寸(约5厘米)或更短的长度,避免母牛挑食。

 

优点和好处

根据我们的研究和田间的观察,对干奶母牛采用高秸秆低能量的TMR概念,可能具有如下的好处:

这一方案的成功应用,基本上消除了真胃移位的发生。这可能是由于较大的瘤胃充盈度的结果,即使有些母牛以后因某些原因不采食饲料,瘤胃的充盈也能维持一段时间,或者对饲料采食量有稳定的作用(Janovick等,20062011)。

由欧洲Keenan公司搜集的田间调查数据表明,该方法对母牛健康有强烈的正相关。在英国、爱尔兰、法国和瑞典的277个奶牛群(27000头以上母牛)改换成高秸秆低能量的TMR体系以后,减少了53%的助产。此外,改换还减少了76%的产乳热、57%的胎衣滞留、85%的真胃移位和75%的酮症。在这些奶牛群,应用这些健康问题的费用标准,仅以单独提高健康程度而言,每头母牛的边际效益均增114美元。尽管这些肯定不是对比研究的数据,但它们与我们在美国的研究和田间观察的结果相一致。

同一来源的观察数据表明,在这些方面作过努力的奶牛群,体况、繁殖成功率和蹄部健康都有提高。

虽然数据有限,但其奶产量与较高能量的干奶后期方案所取得的结果相似(Richard等,2009Vasgue2等,2011)。有某些证据认为,母牛抵达高峰的产量稍低,而且有所延后,但泌乳持续力可能提高。因此,生产者不应按早期的高峰奶产量去评定这一体系,而应该查看泌乳期总的奶产量、平均每日泌奶量以及一段时间后的繁殖指数和其他具有经济价值的非奶产量指标。

秸秆和玉米青贮通常钾和钙较低,因而有利于控制饲粮的阳阴离子差(DCAD),无需过多添加阴离子盐混合物。

在许多情况下,该方案还可简化干奶母牛的管理和日粮成分。

取决于秸秆的成本,以玉米青贮和秸秆为主的日粮不可能比传统的干奶前期和干奶后期的平均饲粮有更高的成本,在秸秆丰富的地方可能更为便宜。记住,即使在秸秆似乎昂贵的时候,在饲粮中也可用其他所取代。因此,边际成本是关键的标准。此外,每头母牛的总干物质进食量可以通过添加秸秆而减少,因而每母牛每日的饲料成本实际上确切地有所降低。

 

干奶母牛的单一群体

我们大多数的近期研究(Richard等,2009Janovick等,20102011Vasgue2等,2011)以及相当多的田间经验表明,单一饲粮的干奶母牛方案可以成功地应用这些原理。当母牛喂给高秸秆低能量饲粮时,其干物质进食量在接近产犊对比喂以高能干奶后期饲粮的母牛(Grummer等,2004),保持得更为稳定。单一群体体系具有消除一个群体变化的优点,可以减少如同威斯康星大学研究者(Cook2007)所描述的社交或群居的应激原。单一群体的管理对有些生产者采用缩短干奶期的管理特别有效。

差异是为了保持干奶前期和干奶后期群的基本稳定,除了用于干奶后期的不同精料和预混料外,两者使用基本相同的饲粮,后者配入阴离子盐、额外的维生素和矿物质,增加的蛋白质和选用的饲料添加剂。zui佳的高饲草低能量干奶母牛日粮,将含有在以后泌乳日粮中喂给的主要饲草和谷物,但用秸秆或低质量的饲草予以稀释,取得合意的能量浓度。采用这种方法,瘤胃保持了适应于在产犊后喂给的饲料组分类型而无过多的能量。

如果生产者想要保持传统的两个群体的干奶母牛饲喂,或者“预热”(Steam-up)的习惯,我们的研究表明,zui重要的因素是要确保干奶前期的能量浓度减少至近乎NRC2001)的推荐量(1.25-1.30兆卡泌乳净能/千克干物质),这样母牛不会过多摄入能量(Dann等,2006)。在该研究中,干奶期营养摄入的广泛偏移,比较于使母牛在干奶前期摄入过多的能量则很少有所影响。

我们近期完成的两个实验,旨在决定将干奶母牛在产犊前三周转换至较高能量的干奶后期饲粮,比较用单一的高容积饲粮一直喂至产犊的方法,是否对围产期的母牛赋有好处(Richard等,2009Vasquez等,2011),在*个试验中,我们也包括了一个过多饲喂的群体,即母牛在整个干奶期给予较多能量的干奶后期饲粮(Richards等,2009)。过多饲喂的群体虽然在干奶期间有较多的干物质进食量,但在泌乳期间则没有。在干奶期间有体况增加的母牛,在泌乳期间则失去较多的体况。过多饲喂的母牛在肝脏中增加了脂肪,并在产犊以后有较长时间的NEFABHBA浓度的增加,而比其他两种母牛有较多的乳脂产量。喂给单一饲粮的母牛群,在产犊前后的干物质进食量差异zui少,而在产犊后肝脏中的脂肪浓度zui低。使人惊异的是,提供干奶后期饲粮的母牛群,其在肝脏中的脂肪量,处于单一饲粮母牛群和过多饲喂母牛群之间。

在第二个试验,母牛喂给单一群体的能量控制饲粮,或者按干奶前期和干奶后期两个群体的体系饲喂(Vasquez等,2011)。喂给干奶后期饲粮的群体,乳脂含量高出0.2个百分点,但没有其他的优点。在喂给干奶后期饲粮的母牛中血清NEFA的渡度较高,这可以解释这些母牛有较多的脂肪量。因此,在这两个试验中,比较于单一饲粮(控制能量的高纤维饲粮)策略,两个群体的策略除了稍高的乳脂含量以外,几乎没有提供任何优点的证据。其经济价值,被干奶后期饲粮策略在干奶后期较高的饲粮成本和较多的健康疾患风险所抵消。

 

高容积干奶期饲粮的规格

控制能量的体系,对生产者来说,依赖于玉米青贮为主要饲草。典型日粮一般含约三分之一干物质的玉米青贮,三分之一的切短秸秆,剩余的三分之一可分为某些干草或者青贮,以及少量精饲料,以满足蛋白质、矿物质和维生素的需要。秸秆和玉米青贮的结合应用,有许多理由,包括能量含量、低钾、淀粉含量和饲喂特征。

680千克的荷斯坦母牛,其泌乳净能需要在每日14-15兆卡(58-63兆焦)之间(NRC2001)。这相等于每日约100兆焦的代谢能。按干物质基础,满足这种需要的控制能量的饲粮配合的某些指导意见如下:

干物质进食量:每日11.5-12.5千克。对于干奶前期,个体母牛的进食量通常超过每日13.5千克干物质。

能量浓度:1.30-1.38兆卡泌乳净能/千克干物质。

蛋白质含量:按粗蛋白质,占干物质的12-15%;由NRC2001)模型或CNPS/CPM奶牛模型预测的代谢蛋白质>1000/日,这可能需要添加一些高瘤胃非降解蛋白质(RUP)的来源,如血粉或热处理豆粕。

淀粉含量:占干物质的14%12-16%范围)。如果淀粉是很差发酵的饲粮,应该在其上限。

饲草中性洗涤纤维(NDF):占总干物质的40-50%,或者每日4.5-5.5千克(体重的0.7-0.8%)。如果是较高能量的纤维来源,目标在范围中的,若采用秸秆,则在范围的低端。

•总日粮干物质含量:45-48%(若需要可加水)。另行加水有利于将日粮粘附在一起,并提高适口性。当日粮的干物质超过55%,母牛的干物质采食量减少,而且挑食可能发生。

•下列为矿物质和维生素补充的标准指南:就干奶后期母牛而言,目标值为镁0.40%(zui低)、硫0.35-0.40、钾尽可能低、DCAD+25-50毫当量/千克干物质、磷0.27-0.35%和维生素E至少1500国际单位。当钙<干物质的0.5%,或者>干物质的1.5%,产乳热的风险zui低(Lean等,2006)。

只要泌乳饲粮配制合理,在产犊后立即转换至泌乳饲粮就无难度。许多生产者发现,在泌乳饲粮中添加0.25-1.0千克的切短秸秆,提高了瘤胃功能和动物生产性能,特别当物理纤维处于适量的边界时。产后添加秸秆也可能有利于从低能干奶母牛的饲粮的转换和过渡。

 

田间使用的常见问题

要成功地采用这一方法,有三种因素是至关重要的:一是防止挑食,二是确保连续和不拥挤地采食TMR,三是仔细地监控干物质含量并注意其细节。在报告或有问题存在的地方,这些因素中的一个或几个可能存在着错误,而不是饲粮方法的本身。

秸秆应该切短至母牛不被挑出日粮的粒度或长度。一般说,这低于5-7厘米的长度。如果秸秆是预切短的,合理的切短长度可由宾州饲料筛三个部分中每层约有三分之一的数量表示。由于秸秆的大体积特征和由此组成的TMR,生产者可能认为当他们不在的时候,母牛会过度挑食。为了确定母牛并不挑食,应该仔细地监测饲料的剩留部分,并与原先的TMR相比较。一种评定挑食的简单方法,是用宾州饲料筛筛测TMR,然后在第二天重复对TMR的剩留饲料进行筛测和分析。另一种监测挑食的方法,是从饲喂线上的几个区段采集剩料样品,并对其按饲喂的TMR相同的化学方法进行分析。再次强调,如果母牛没有挑食,中性洗涤纤维、粗蛋白质和矿物质,在日粮和剩料之间的相关不应大于10%。如果母牛将日粮中的秸秆挑出,有些母牛将采食比配制的TMR更多能量的饲粮,而有些母牛(多数为较胆怯的母牛)只能采食剩下的比原来更低质量的日粮。在挑食是一个问题的奶牛群,往往以干奶母牛栏中体况范围广泛变化为特征,有些体况过好,有些体况较低,当然有一些可能“正好”。

另一个常见的隐患是牛舍设计或不良的饲槽管理,因而限制了母牛自由采食饲料的能力。由于该饲粮的大容积特性,母牛可能不得不用较多的时间去采食足够多的饲料,以满足能量和养分的需要。饲槽的空间和长度必须合适,而且饲料要多次推拢。如果不多次推拢饲料,母牛很可能不会采食到它们所需要的饲料数量。当秸秆、干草和青贮的干物质含量,从假定值有显著变化的时候,其他的常见问题也会出现。例如可能碰到的,如果秸秆遭到雨淋或者青贮的干物质含量变了而饲喂者并不知情。饲料原料或组分的干物质变化就是总饲粮干物质比例的变化,除非混合是正确的。这样能量摄入量相对于目标值可能增加或减少,而且在状况纠正以前,与产犊相关的健康问题也可能发生。

 

其他的考虑

如前提及的,秸秆和玉米青贮,以及与其他泌乳日粮的组分相结合,效果良好,因为在总饲粮中的组成中有相互补充的特点。秸秆具有许多合意的特征,似乎可以提高瘤胃的健康和消化的动力,秸秆缓慢的消化和通过速率在防止真胃移位上似乎较为重要。能量摄入的控制在保持干奶期间较为稳定的能量摄入和防止诸如酮症和脂肪肝等产犊前后的其他疾患上,也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

其他的低能量饲料能否会产生相同合意的结果仍然不能确定。我们不了解其他的低能量饲料,如低质量干草、燕麦壳、棉籽壳、玉米茎秆、大豆残留物或亚麻残留物对谷物秸秆或对传统日粮的比较研究,虽然我们从生产者或营养师那里听说过不同成功的报告。采用粗饲料型的饲料或物料,关键的考虑是加工的均一性和适口性。这样母牛就不会挑食,配制的营养成分也会被确切地采食。必须注意的是,不能应用霉变的或天气候损害过的饲料,或者那些受多量泥土污染的饲料。至于精饲料型或细粉碎的粗饲料组分,虽然能量含量低,但颗粒度小,通过的速率过快,使这些颗粒即使未被消化也很快地逃离。在这种情况,母牛的干物质进食量有所增加,因而总能量摄入仍然会超过相当的数量。

正因为秸秆或其他低能量饲料,按蛋白质或能量含量的评定标准是“低能量”的,但并不意味其他的质量评定可以忽视。霉变,受气候严重损害或不良发酵的秸秆或其他饲料,不应该喂给干奶母牛,特别是干奶后期母牛。生产者应劝导其为了减少上述的这些问题,需要锁定和稳定的供应渠道。随着高秸秆饲粮应用的增加,市场上低质量饲草的相对数量也会增加。去开放市场购物的奶农经常会遇到那些只能用作垫料而不能用于饲喂的粗饲料。

 

结论

我们已了解了许多有关奶牛在至关重要的围产期的生物学,以及它们如何对不同的饲粮方法有所反应。许多种不同的营养程序可以成功应用于干奶和围产期。然而限制饲喂和高秸秆(或高容积)低能量日粮,对于明显提高围产期间的健康潜力是令人鼓舞的。关键的理念是力争满足母牛对能量和其他养分的需要。提供经合理配制、混合和运送的高秸秆低能量日粮,其结果是正向和稳定的。研究和田间研究表明,该日粮产生较好的产犊后的能量平衡,并减少了随后的与脂肪有关的健康疾患。奶产量仍然保持。而田间的观察认为,虽然目前的数据尚嫌不足,但繁殖率也有提高。研究还需要探索其他低能量大容积饲料作为对秸秆的选择。

译自Proceedings  of 2nd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Dairy Cow Nutrition and Milk Quality,May7-9,2011,P9-17.

分享到:

返回列表 | 返回顶部
上一篇 : 围产期母牛问题的管理    下一篇 :  禽畜粪便脱水机产品简介
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中心 招聘中心 技术支持 企业动态 联系我们 管理登陆
上海天牧乳业机械有限公司(www.shtmryjx.com)主营:牧场设计和建造,颈架卧床水槽,保暖和防暑降温系统,牛舍光照系统,TMR系统,粪污处理系统,污水处理系统,挤奶和牛奶速冷系统,牧场管理咨询和托管奶牛健康保健产品
电话:021-62502969 传真: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畹町路100弄64号
GoogleSitemap ICP备案号:沪ICP备18024319号-1 技术支持:农机网
  • 电话

    021-62502969

    手机

    13701781760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