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上海天牧乳业机械有限公司
联系人:周
手机:13701781760
电话:021-62502969
传真: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畹町路100弄64号
邮编:201104
网址:www.shtmryjx.com
邮箱:alexzhou.sh@163.com
首页 > 技术支持 > 围产期母牛问题的管理

技术支持

围产期母牛问题的管理
发布时间:2013-04-05   点击次数:1436次

 围产期母牛问题的管理

(加)Todd Duffield   

荷斯坦畜牧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王永康

 

     摘要

     从干奶后期至泌乳早期的平稳过渡,对泌乳和受孕的成功均有重要意义。奶牛群在围产期间经受zui多的问题,是代谢疾病问题或由此产生的其他问题。高发的胎衣不下,子宫炎和真胃移位可能是奶牛群生产性能不良的明显原因。然而代谢问题往往是低于正常生产性能的原由,这在许多奶牛场均未注意。常规的酮体测试或进行产犊前的血清学测定监测围产期母牛的健康,对于跟踪奶牛群的代谢状况和帮助发现围产期母牛问题的原因,是一种有价值的手段。在大多数奶牛群的代谢问题,通常具有多元化的原因,经常与母牛、饲料和环境的问题有关。这些原因包括许多因数,如牛舍和牛舍的存栏密度或饲料的饲喂问题、有应激的合群倂群策略、频繁的群体变换、饲料问题或体况问题等。有效的监测方案不仅可以找出问题,也可用于跟踪成功的管理变化。

 

    前言

    阐明围产期母牛问题的原因是复杂的事。“原因”通常是多元化的,即有许多东西zui终都与结局问题有关。由于这是一种个案,一旦一个问题已经鉴别,调查经常随即停止,但是一个特殊问题的直接解决,不可能缓解大的问题。然后调查仍将继续,直至找到下一个问题。这种过程往往令人沮丧,并缺乏系统的方法。认识疾病的多因子性质,而且采用系统的方法解决问题有助于进行更有效的诊断,经常可以更快地医治围产期的母牛。

奶牛群在围产期间经受的大多数问题,是以代谢疾病的形式发生的。高发病率的胎衣不下,酮症和真胃移位,是不良牛群生产性能的明显原因,然而稍低的生产性能可能由亚临床的代谢疾病所造成,这在许多奶牛场未予重视。用常规的酮体测试或在产犊前的血清学试验监测围产的母牛,对跟踪奶牛群的代谢状态和帮助发现围产期母牛问题的原因,可能是一个有价值的手段。大多数奶牛场的代谢问题,通常有多种原因。这些原因可包括许多因数,如栏舍存栏密度或饲料采食拥挤问题,有应激的合群倂群策略,频繁的群体变换,饲料原因或体况问题。有效的监测方案不仅有利于鉴别问题,也可用于追踪成功的管理变化。

非酯化脂肪酸(NEFA)和ß羟基丁酸(BHBA)的血液浓度,衡量着对负能量平衡的成功适应。NEFA反映了贮存脂肪的动用量值,而BHBA则表示脂肪在肝脏氧化(燃烧)的完全性。酮体(BHBA、丙酮和乙酰乙酸)是脂肪氧化的中间代谢产物。当NEFA对肝脏的供应超过了肝脏完全氧化脂肪酸作为供应能量的能力,酮体产生的数量就会增加。酮体可以由肌肉用作为对葡萄糖的另一种燃烧来源,而省下的葡萄糖可用于牛奶生产(Herdt,2000)。但是酮体不产生如同脂肪酸完全氧化所释放那么多的能量。此外,增加酮体的浓度被认为是抑制了饲料进食量。

葡萄糖是重要的代谢燃料,而且为重要的器官功能、胎儿生长和产奶所需要的。在奶牛,支持奶产量的大量能量需求,部分是由糖原异生满足的。葡萄糖浓度处于密切的自体控制之下。因此,虽然葡萄糖在代谢中具有中心的位置,但对监测和调查牛群的问题是一种无多大用处的分析物(Herdt,2000)。天冬氨酸转氨酶(AST)是一种细胞损伤时升高,在患脂肪肝的母牛中也可能升高的一种酶。虽然天冬氨酸转氧酶(AST)和以后发生的真胃移位之间存在着相关(Geishauser等,1997),但测定缺乏敏感性,也缺乏特异性。就能量平衡而言,非酯化脂肪酸(NEFA)和ß基丁酸(BHBA)是的两个测定物。

    钙的需求在母牛立即产犊后是大量的,而且在母牛产犊后一周内,监测血清钙可能有某些效用,但超过这一时间段就毫无意义。近期认为,低血清钙浓度(亚临床低钙血症)与泌乳早期增加的母牛淘汰风险存在着关联(Duffield等,2005)。

触珠蛋白(Haptoglobin)是一种急性期蛋白质,在炎症的状况下升高。然而这一炎症的指标是非特异性的,并可以反映出例如难产、乳腺炎、子宫炎或真胃移位等疾病。然而尽管触珠蛋白是非特异性质的,但对监测围产期母牛可能具有功效。目前,有zui强有力的数据支持围产期奶牛NEFABHBA测定的应用。

 

围产期母牛的代谢参数对生产性能的影响

NEFABHBA与围产期母牛健康和生产性能的关键相关是:

•••  产犊前两周的高NEFA与下述疾病相关:

1、增加左侧真胃移位(LDA)的风险2~4倍(Cameron等,1998LeBlanc等,2005Opsina等,2010

2、增加胎衣不下的风险1.8倍(LeBlanc等,2004

3、在前泌乳60天的淘汰风险增加2倍,在整个泌乳期的淘汰风险增加1.5倍(Duffield等,2005

4、减少奶产量(Carson,2008;Opsima等,2010

  泌乳早期的亚临床酮症(BHBA>1200-1400微摩尔/升)与下述疾病相关:

1、增加左侧真胃移位的风险3~8倍(Duffield,1997,Geishauser等,2006LeBlanc等,2005

2、降低产后人工受精后受孕的可能性(Walsh等,2008

3、减少奶产量(Duffield,2009

4、增加乳腺炎的发病率和严重程度(Suriyathapron,2000

 

围产期母牛的关键监测参数

NEFA

这一测定应该仅用于产犊前和在产犊一周内采集的样本。NEFA的数据常有偏离,这样平均值可能极易误导。有人建议的阀值是0.5单位/升。产犊一周内血清NEFA高于这一阀值的母牛,处于随后发生真胃移位3.5倍的较大风险中(LeBLanc等,2005)。整个牛群的解读,由计算部分母牛高于一个阀值而进行。然而对这一参数的合理目标,则数据或资料有限。在加拿大奎尔夫附近的一个1060头母牛的奶牛群,在产犊前zui后一周内有30%的母牛高于0.5单位/升。

有一个研究评定了136头围产期母牛,有24头在产犊后*周,其血清BHBA浓度1400微摩尔/升(17.6%)。在产犊前一周的NEFA浓度和产犊后*周的BHBA浓度之间,存在着明显的相关。当产犊前一周NEFA的浓度大于0.7毫摩尔/升,已经注意到亚临床酮症(SCK)的风险增加至近5倍(OR=4.8P=0.04)(Osborne,2003)。

BHBA

NEFA相反,血清BHBA应仅用于产犊以后。产犊后的前两周是亚临床酮症的主要风险期,限定为BHBA的血清浓度在1400微摩尔/升或以上(Duffield,2009)。合理的目标是每10头母牛有少于2头的母牛,在产犊后的前两周内BHBA浓度高于1400微摩尔/升。

样本的采集

NEFABHBA均可在血浆或血清中测定。这两种分析物易在样本中与血红蛋白互相干扰,因此溶血将人为地提升测定值而应予避免。NEFABHBA也随着饲喂的时间而有变化。为此,用于比较同一奶牛群生产性能的样本,应该在一天的相近的同一时间内采集。按我们的经验,数值zui严重的飘移,NEFA的zui高值出现在正好在*次饲喂前采集的样本中。因此,采集牛群样本,在一天的*次饲喂后的某一个时间点。如果血清在血液采集后12-24小时内未予分离,或者如果样本没有冷却,那本NEFA的浓度可能稍呈假阳性上升(stokol等,2004)。血清可以保持冰冻至少一个月而不会影响NEFA的结果。血液样本应从尾静脉(不应是乳静脉)中采取,并冷却。在数小时内分离,随后冰冻,或在1-2天内冷却送至实验室接收。然而延迟至24小时分离,并在室温下保持1天或在冰箱中保存少于3天,基本上不会影响其结果(Stokol 等,2004)。

现场测定

牛奶酮体测试

大多数的牛奶酮体测试,是通过与氮普酸(nitroprusside)的一种反应而测量其中的丙酮和乙酰乙酸的,它可以造成从白色至粉红或紫色的颜色变化。这些测试通常在牛奶中的敏感度低(﹤40%),但特异性高(﹥90%)(Duffield,1997Geishauser等,1998)。有一个例外是测量BHBA的一种牛奶测试。它在欧洲销售,名为“KetolacBHB”,在日本称为Sanketopaper”,而在加拿大则称为”Keto-Test”。这在牛奶中的测试有较高的敏感度,而且有合理良好的特异性(﹥70%90%)(Oetzel,2004)。这是一种半定量的测试,为了增加敏感度的筛选可以选择一种较低的阀值,但为了提高特异性的诊断而选择较高的阀值。

尿液酮体测试

尿液酮体的片剂测试,是按照如同在奶粉中酮体测试相同的氮普酸反应。这些片剂测试是高度敏感的接近100%),但特异性低。这样,它们是用阴性的测试结果而排除亚临床酮症的极好测定。然而由于其假阳性反应的高可能性,它们的应用过高估计了亚临床酮症的问题(见表1)。应用在尿液中测试的Ketostix,并仅允许在5-10秒钟内解读,具有如同或高于牛奶测试的Keto-Test一样的高度准确性(Carrier 等,2005)。

血液酮体测试

一种的Xtra glucometer(血糖测定仪)已经多次地验证了血液BHBA测定量的准确性。比较于检出亚临床酮症的实验室数值,它是高度准确的。这一测试是现有性能的现场测定。

现场测定的选择和解读

用酮体测试筛选一群新产母牛的结果,可以有两个可能的行动方案。一个是治疗所有的阳性动物,达到防制以后发展为临床型疾病的目的。在这种情况,有阳性测定的高预测值,这样,正常的动物就无需治疗。第二个可能是为了确定围产期日粮或某些预防性措施在减少亚临床酮症发生上的功效,仅是比较阳性反应者对目标值的百分数。在这种情况,表观的流行率是确实可用的参数。应用尿液Acetest片剂测试,实际上高估了亚临床酮症的流行率,而应用Ketocheck测试,则在总体上低估了流行率。除了考虑这两种测试固有的敏感度和特异性外,它们对群体水平上的决策作用也存在问题。然而,KetotestKetostix对于群体水平的监测和对于个体动物的鉴别,都是有用的测定。而Precision Xtra 可以认为是三种中性能的测试。选择哪一种这些测试的决策,应该按照采集乳样、尿样或血样的方便与否,也要考虑到测定本身的费用或成本。

牛群水平的目标

监测这些参数(酮体或NEFA)的每个奶牛群,都应该与他们的咨询顾问设定自己的目标。对有些牛群来说,10%的高酮体流行率就可能是个问题,然而在另一些牛群,这可以考虑是一种优良的性能,这完全取决于牛群的历史。但是作为起始点,表1列出了某些建议目标,这是从多地区北美围产母牛的研究中 ,按照奶牛群性能的中间值提出的。

1.按照多地区北美围产期母牛研究中高NEFA或酮体值的中间奶牛群流行水平而建议的牛群目标

参数

相对于产犊的时间

切入点

中等牛群流行率

牛群目标

NEFA

产前一周

0.5毫摩尔/

25%

3/12

 

产后一周

1.0毫摩尔/

20%

2/12

BHBA

产后一周

1400微摩尔/

15%

2/12

 

其他测定

牛群疾病记录

牛群记录是监测围产期疾病发生的重要手段。然而至关重要的是标准化的疾病限定,使其能够就地进行年与年和场与场之间的比较。生产者应该设定减少代谢疾病发生的目标。牛群的咨询顾问应该审核相对于这些目标的牛群生产性能。此外,也应该考虑到干预水平。有几种疾病与年龄的增加有关,这在估测牛群的性能时必须考虑的。例如,在监测和比较牛群的产乳热和临床型酮症的发生率中,重要的是将这些参数按胎次分档。高比例的*泌乳期母牛似乎使母牛群的产乳热和临床型酮症的发生率降低,因为这两种疾病的风险随年龄而增加。

干物质进食量

很显然,产犊前已在过多动用NEFA的母牛,肯定其干物质进食量低于正常。在产犊后*周母牛的血清BHBA的浓度,与产前一周的平均干物质进食量显著相关(Osborne,2003)。如果产犊前三周的干物质进食量低于12kg/日,那么亚临床酮症(血清中BHBA1400微摩尔/升)的风险显著增加(OR=2.9P=0.05)(Osborne,2003)。为此,在干奶后期每周测定和监测干物质进食量具有一定的作用。然而要知道,相对于预产期的时间和胎次的群体统计数据,可能极大地影响这些参数。新产母牛的进食量可能用处不大,因为我们主要着眼于母牛产犊后三周内的饲料进食量。较大规模的奶牛场有更多的机会测定干物质进食量,因为这些奶牛场可以按胎次分群,并在泌乳的较早天数内将母牛移入泌乳母牛群。

DHI测定日数据

由于在亚临床酮症中母牛的乳脂率和乳蛋白率有所改变,因而这些参数在限定亚临床酮症上的作用已有研究。在一个加拿大的研究中,按母牛的个体水平,在所有的蛋白质和脂肪参数中,只有蛋白质对脂肪的比率0.75是诊断亚临床酮症的测试(Duffild等,1997)。然而总体说来,蛋白对脂肪的比率不是一个好的测试,因为它只有58%的敏感度和69%的特异性。这种情况和蛋白质对脂肪的比率所存在的问题是采样的频率。因为亚临床酮症是在产后的前数周流行,而DHI的测定频率通常每30-40天一次。这样,采样的间隔对这一应用应该说太不够频繁了。但是可以每天进行的管道内采样方法,若与酮体的检测相结合则有极大的保证。

鉴别高风险牛群

有些疾病的牛群发生率,对确定一个牛群是否具有亚临床酮症的问题有用或有所帮助。应用1995-1996年在加拿大奎尔夫进行的一个25个奶牛群的研究资料,亚临床酮症的中间累计牛群发生率,在产犊后*周和第二周为41%,这极大粗略地破除了在产犊后*周和第二周20%的阀值。按每头母牛产犊后*次DHI测定的每个牛群的总结资料,用于估测蛋白质对脂肪的比率作为牛群水平的测定划分亚临床酮症高或低的发生率牛群。如果在*次DHI测定中,牛群有多于40%的母牛具有低于或等于0.75的乳蛋白对乳脂肪率,那么这些牛群很可能是有问题的牛群。这一测试具有69%的敏感度和83%的特异性。虽然对亚临床酮症在牛群水平上的指示物还有更多的研究要做,但牛群水平上的蛋白质对脂肪的比率,比用个体母牛蛋白质对脂肪的比率去鉴别患亚临床酮症的母牛,似乎是更好的牛群水平的指示物。

另行的分析表明,真胃移位的牛群发生率与具有亚临床酮症高发生率的牛群可能性(在泌乳开始的前两周﹥20%),呈正相关。此外,如果在产犊前,牛群中有10%以上的围产母牛的体况≥4.0,那么该牛群会有亚临床酮症的问题。

关键的预防策略

管理指南

由于代谢疾病问题往往发生在泌乳早期,因而预防的推荐应该集中在干奶期和围产期母牛的营养管理上。围产期饲粮的目标(特别是配制用于预防与能量相关的代谢疾病的),是提高干物质进食量和提供合理的能量浓度(Oetzel,1998)。避免饲喂生酮饲料(Ketogenic Feedstuffs)和减少泌乳后期和干奶早期体况过好的母牛,也已经建议为预防的辅助手段。在产犊前三周zui大化的干物质进食量和保持一致的进食量,很可能是成功的围产期母牛方案的标杆。高纤维饲粮在降低干奶期饲粮的过多能量和保持瘤胃的充盈度已经是确实有效的。然而NDF仍然限制进食量,所以过高的NDF饲粮可能减少和限制进食量。

Osborn(2003)表明,在产犊前zui后三周的干物质进食量低于每头每日12kg,实际上增加了产犊后亚临床酮症的后续风险(D0.05)。达到干物质进食量目标平均在每头每日12kg以上, 应该是干奶后期母牛群的一个指标。比日粮配制和饲粮原料更为重要的是,要密切注意母牛的舒适和环境问题。这些因数包括但不限于:合理的每头母牛的栏舍空间或牛床空间,合适的饲槽空间或长度,足量和舒适的垫料,充足的水供给和zui小的热应激。母牛群的频繁变动和在围产期间的多次倂群,是一个极大的应激原,应尽可能地加以限制。近期的研究已经验证了几种社交或群居的应激原,都与较低的牛群生产性能有关。这些包括了在产犊前将初产的和经产的母牛混群和使用个体产犊栏。

饲料添加剂的作用

除了良好的营养,还发现某些饲料添加剂有利于提高围产期母牛的健康。丙二醇已经成功地用于预防亚临床酮症(Emerg 等,1964Sancer 等,1973)。有数个研究已在不同剂量和处理期限进行。总体说来,丙二醇在灌服后更为有效,因为多量液体的集中作用提供了更为强烈的胰岛素反应。在产犊的当天开始并连续三天灌服300-500毫升范围的剂量已是足够的了。

一系列的泌乳母牛莫能菌素研究的综合分析,已经指明在整个围产期的莫能菌素饲喂,可以减低BHBANEFA、乙酰乙酸;并可增加葡萄糖。这些代谢参数的改良降低了真胃移位、临床型酮症和乳腺炎的风险。此外,通过围产期喂服莫能菌素的母牛,产奶明显增多。

瘤胃保护胆碱已经显示出可以影响肝糖原(Glycogen)和甘油三酯(Pipenbrink 等,2003),但并非在所有的研究中都是如此(Zarra,2004)。在围产期间每日撒饲(topdress56克瘤胃保护胆碱,并不影响BHBANEFA、肝糖原或肝脏甘油三酯。然而在用胆碱处理的母牛中,奶产量显著增加,而且这种作用在体况过好的母牛中更为明显。

有几个研究已经指明,整个围产期用酵母产品饲喂,可以提高干物质进食量,但对代谢参数和临床健康效果至今尚未调查研究。

结论

围产期母牛过高的血液NEFABHBA,与临床疾病、奶产量损失、繁殖性能降低和淘汰风险增加有关。估测表明,亚临床酮症的成本至少在78美元(Geishauser 等,2001)。这很可能是一种严重的低估,因为估测并不包括对淘汰和对免疫功能的潜在影响。根据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扣除饲料成本的回报估计,亚临床酮症估计在每头每个泌乳期有547加元的成本(McLaren,2006)。然而不论这些估计的准确性如何,当在代谢性疾病在牛群的水平上考虑时,它比大多数临床型疾病耗费相当多的成本,因为亚临床疾病更为频繁发生。母牛水平上的风险因子是胎次、体况评分和产犊季节。这一疾病问题的牛群变异是广泛的,而且牛群水平的风险因子没有很好表述过。然而牛群水平的风险因子zui可能涉及管理、饲料质量和营养方案、母牛舒适、环境和其他影响干物质进食的变量等共同的结合。亚临床酮症的常规检测方案在许多奶牛场是有益的。

 译自 Proceeding of loth Western Dairy Management Conference,March 9-11,2011,P43-51

 

分享到:

返回列表 | 返回顶部
上一篇 : 围产期母牛的生理、行为和营养的联结    下一篇 :  围产期奶牛的生理学和饲喂管理
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中心 招聘中心 技术支持 企业动态 联系我们 管理登陆
上海天牧乳业机械有限公司(www.shtmryjx.com)主营:牧场设计和建造,颈架卧床水槽,保暖和防暑降温系统,牛舍光照系统,TMR系统,粪污处理系统,污水处理系统,挤奶和牛奶速冷系统,牧场管理咨询和托管奶牛健康保健产品
电话:021-62502969 传真: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畹町路100弄64号
GoogleSitemap ICP备案号:沪ICP备18024319号-1 技术支持:农机网
  • 电话

    021-62502969

    手机

    13701781760

在线客服